欢迎光临:“中国评论网红色文化采编中心-中国评论网红色文化采编中心”
证据说话
官方咨询热线:18103937609
证据说话
官方咨询热线:18103937609
证据说话
“让证据说话”专题之五
发布时间:2023-04-30 23:26:22
  |  
阅读量:210
字号:
A+ A- A

“让证据说话”专题报道(之五):

濮阳市以伪造、变造国家机关证件罪的手段虚假注册国有扶贫企业为幌子毁灭多家民营经济实体的犯罪团伙,能够启动并坚持多种持续性有组织法治腐败犯罪与实现全部犯罪所得“合法化”的魔力何在?

濮阳市一些行政执法与司法执法机关,为何甘愿长期充当一再虚假注册为国有资本的“全民扶贫企业”,而实为无市场主体资格的团伙,坚持实施有组织合同诈骗、虚假诉讼、非法经营房地产、伪造国家机关证件、大量虚假不动产登记、贿赂、侵占、分赃销赃等多种系列持续性犯罪,直接毁灭多家民营实体经济的恶势力保护伞,在系列证据要站出来说话的形势下,迫不及待地最终跳出来,舞动了权力的魔棒,企图默契配合毁灭大量罪证,展示打着红旗反红旗的久炼之功!

——基层应用法学(濮阳)访研工作室 法治反腐网“让证据说话”专题报道:

 

据调研证据证实:濮阳市多家被虚假注册为“全民扶贫企业”持续性有组织犯罪团伙与保护伞毁灭的多家民企实体及法务托管单位长期的求救、报案、上访、控告反遭迫害的现实,严重遮蔽了党的基本路线与法治阳光在濮阳落实,无奈才决定开辟了“让证据说话”的“以案说法”专题报道,以期法治阳光的普照!请看:

1、濮阳市华龙区法院,在为执行虚假注册成所谓全民扶贫企业的犯罪团伙的恶意虚假诉讼产生的“(2004)濮中法民终字153号《民事判决书》”中,以虚设的被执行人“扶贫公司”为虚假判决偿付拖欠工程款义务人,由于明知被执行人团伙已于2006年底自行解散隐匿,且已于2005年全部执行走本案申请人申请执行的濮阳市利易生房地产开发公司账户有扶贫公司窃取他人土地合伙开发应分成财产40万元,已无其他财产可供执行。但是,为了配合虚假诉讼当事人重复执行将快乐饭店不动产虚拟为“自有财产”,又无被执行人配合的情况下,法院参与该虚假诉讼的有关人员,竟然以此种无签发人和送达人的两份《执行裁定书》,于2015112日伪造成与扶贫公司犯罪团伙合伙开发劫夺他人土地的被初审判为死刑的杀人犯“王俊森(现已执行死刑)签收”,视为送达,即开始了没有被执行人的、虚假诉讼的“执行判决、裁定滥用职权罪”行为。直到202111月,又继续帮助虚假诉讼团伙的系列犯罪人,最终实现了将虚假诉讼谋取的民营企业快乐饭店招待所全部合法不动产,窃为己有后,并实现了“合法化”转移,彻底毁灭了快乐饭店与正大有限公司两个民营实体企业,还顺便毁掉了为保护民企遭遇此等不法侵害而接受托管的法学科研机构——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 商学院 “基层应用法学(濮阳)访研工作室”。此证,该典型恶势力有组织犯罪团伙与司法腐败保护伞长期谋取毁灭弱小民营经济实体的恶性犯罪,全部关键性衔接证据已在本专题报道(之一、之二、之三、之四)中,已有概略公布,不影响刑事审查立案。

       

2、由于以下享有我国基层法律服务诚信示范单位荣誉和国家级管理法学基层调研共建单位的多年调研,取得了足以证实该恶性政治与司法腐败案的全面、系统、衔接性证据,在濮阳特殊政治生态下未能引发刑事证据效力的情况下,我们被恶势力与其保护伞视为他们被掩盖罪行的威胁,所以乘机坚持滥权执法,以“合法执行”为借口将我们机构砸烂、牌证拆除、办公资料与生活财产“执行”异处,连登记清单都不给,在依照刑法司法人员职务犯罪的规定提起控告的同时,依据最高法院200231日颁布生效的《关于审理涉执行司法赔偿问题的解释》(法释3号)的规定,委托法学专家代理提起司法赔偿的同时,请求一并审查错误执行与司法职务犯罪的有关证据。

                                    

              

    这是国家管理科学研究院校与基层共建的尝试,应当公开依靠群众!

 

                                                                       二零二一年四月       

      这个专栏能与濮阳的近四百万人民包括党员、干部以及在京等外地的乡亲见面,请大家鉴别不忘虚伪政治给濮阳历史留下的灾难性记忆!不忘管理法学科研院校在基层设立科研机构也遭毁灭的现实!所以能坚持下来,还要感谢来自濮阳与周边基层的党性捍卫者、法治反腐者、法治爱好者的鼓励与支持!!

     就像两年前,我们专访濮阳市第一任市长赵良文同志时,他说:“咱们濮阳人,建市一开始就来了,可从来没有作为当地人排外的不良习俗吧?咱们是尽力支持党派来的优秀人才来领导濮阳、建设濮阳的呀!建设的越好,收益的还是咱濮阳人多呀!谷俊山不是濮阳人吗?影响很坏,吴凌臣就带坏了一些人......”                                              

假设某些证据有瑕疵、虚假,我们负责!若内容涉及不宜公开或触及到某机关、个人的权益(包括荣誉权),我们更承担责任!有的证据,本身就自然载有人名、行为事实,恕难删除!

更为以后的“之六、之七、之八......”恐必然也许涉及一些冤案的制造者、执法的腐败者、助纣为孽的“混混儿”,本网将一如既往,直至法治阳光在我们调研的冤假错案或者新生的法治领域灿烂普照!

 

                                   

二零二二年五三十一日